听书 - 区区风华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“区区,我没听错吧,他,他居然说话了。”

“嗯,没听错。”

“他说了什么?”

“他说,让我以后不要随便布阵。”

话落,赵区区瞪大眼睛,“对了,那酒坛砸中的位置,就是阵眼!好犀利的目光。”

她望着走的歪歪斜斜的中年人,第一次对这么整日昏沉的父亲产生了几许好奇。

高手啊。

“什么阵眼?区区你在说什么啊”赵尔尔皱着眉问道。

说到这,赵区区到有些不好意思,“刚刚我按照书上所说,布了一个迷迭阵,然后入阵,准备好好实践一下,谁知道你忽然闯了进来,打乱我的步伐,一下子,守阵变成半杀阵,若不是父亲一下子用酒坛子砸坏阵眼,咱俩可有的折腾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刚刚那是你布的阵?”赵尔尔都要跳脚了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,“先生曾说过,阵法诡谲莫测,非天人不可近,大周战将阵法精通者不过十人!”

“阵法这么稀奇?”赵区区惊叹,对于这个事实有些不能接受,在她看来,阵法是打仗将军的必备本领,谁曾想,堂堂大周,精通阵法的不过十人。

“不,不是稀奇,”赵尔尔倏的冷静下来,看着刚刚到他腰部的赵区区,蹲下来,抚着她的脸说道,“是神奇,区区,你很神奇知道吗?”

赵区区无语。

她两辈子都在学这个东西,好不容易实践一次还被人捧着说,你真神奇,她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而且书房中那些关于阵法的书籍不在少数,由此观之,这个时代并未出现文化断层的情况,但为何,就没有阵法大师呢?

第一次,她有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开始对这个时代产生一丝丝兴趣。

“区区你有如此资质,不应默默无闻,去京城我会留心一下,给你找个精通阵法的好师傅。”赵尔尔眼中亮光渐盛。

师傅?

赵区区看了一眼明显不在状态浮想联翩的哥哥,心说你真是走眼了,就从刚才父亲那随意一摔破阵来看,这就是大好的师傅!

“不用了,我已经有了人选。”她轻轻说到,不知道赵尔尔有没有听见。

………….

月色沉沉,小镇一片寂静。

榆树底下,有两人并肩而立,低低细语。

“大哥,你何苦如此,阿语她已经去了,现在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孩子啊!”

“尔尔聪慧好学,策论经书早就背诵熟悉,这年的春试他毫无悬念,过了,他便是大周最年轻的童生,有子如此,夫复何求。再过些时候带尔尔回京城去一趟祖宅,老祖宗见了他肯定会心生欢喜,继而大力培养,赵家多年后,又多出一位名扬天下的大才子。”

赵琳借着月色看着身旁这位男人,眼里目光复杂,几年前,他也曾是赵家的希望,大周的名人,多少未出阁姑娘的梦中**,可谁知道,如今的他,与街道醉汉无二,成日无言,浑浑噩噩,若不是今日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,她还真以为当年这位让她引以为豪的哥哥已经醉生梦死,不知清醒为何物了。

“尔尔一旦大有成就,当年的那些事就可以抹平了,皇族拿什么来挑你的毛病?”

她言辞恳切,目光坚定,若是一般人还真会为这番话动容,可是,她劝说的这位对象早就身经百战,无视任何话语。

看着这人半点反应都没有,赵琳也有些烦躁!

“罢了,罢了!反正区区尔尔是我养大的,以后他们俩的事情我也继续操劳。”

“不,你管不了区区。”

赵琳瞪目结舌,生气的打了男人一下,“你终于肯吱一声了!还以为你哑巴了。”话落,又想起刚才他说的话,不由更加生气,“我怎么管不了区区了,那孩子冰雪可爱,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人,我会帮她找到一位如意郎君!”

“区区跟着我。”男人喝了口酒,一锤定音。

赵琳刚想开口问为何,远方便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声。

“祁阳山的土匪来了,土匪来了”

“土匪来了,土匪来了。”

“杀人了!快点逃命啊”

“土匪杀人了!”

赵琳神色一变,眼中惶惶,看向远方山丘,有亮光绵延,如一条火龙。

“糟糕!还是晚了,快,收拾东西,走!”

她回到房间立即收拾衣物,顺便叫醒了赵尔尔,“快看着妹妹,祁阳山的土匪来了,我们得快离开!”

赵尔尔一下子站起身,“什么,祁阳山隶属大周,山上土匪从来只攻击其他四国之人,为何今日会来我们这里?”

“别问那么多,快走!”赵琳目光一寒,“我们连夜赶往朝城。”

赵尔尔被她这罕见的肃杀表情给镇住了。

一时间不敢多言,抱起区区就准备出门。

“哥,等一会。”一直没睡的赵区区忽然说道,“父亲还醉着呢,我得去喊醒他。”

赵琳闻言,深深叹了口气,想着刚才跑得快,还没来得及提醒那头倔驴,“是极,区区你快去,万不可耽误时间。”

赵区区点头拿起衣服拔腿就跑。

外面嘶喊声愈演愈烈,火光照耀的恍如白昼,马蹄声渐渐传入耳中,再往前一点,她似乎可以看见那些手扬大刀杀人如麻的恶匪了。

”爹,爹。”她脚步飞快,穿堂入室,寻找着平日里那个醉醺醺的男人身影。

“去哪儿了!”她暗自皱眉,看着空着的院子,随即将目光锁定在书房,“不会吧。”

可是,除了书房,其他地方她都已经找过了啊。

她推开门,整个人都有些愣了。

他在看书。

很美好的画面,那个一袭青衣的中年人,挽起蓬乱的黑,即便下颚有些碎胡渣,也不影响那一张俊雅的面容。

这是她第一次看清这一世父亲的面容。

认真的眉眼,修长的手指,昏黄的烛光,泛着墨香微微皱着的书籍,在这个注定不平静的夜晚,却有一种独特的安宁在感染着她。

一片静谧,赵区区蹲下身子,靠在书架,静静看着这男人。

这人,便是她的父亲,是个不一样的美男子呢。

她托着腮,痴痴的笑了出来。

“你笑什么?”美男子忽然抬头问道,目光空远,似乎在看向他处。

赵区区回过神,有些不确定的问道,“你是在跟我说话吗?”

他点了点头。

赵区区有些受宠若惊,四年来从未见过这人开口说话,今天一天他就对他说了两句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