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岂止不可思议

听书 - 大明星就是我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七章人间词话

被众人围观的陈默,不得不停止了继续撰抄《仙剑问情》歌词。

倒不是怕歌词泄露出去,而是原本打算录另外一歌的陈默,是因为刚刚那场冲突,以及想起了永无可能再见的初恋之故,才临时决定写出这些契合他此刻心情的歌词。

怅然思绪被打算,便无法再继续写下去了,大概只有等晚些时候进录音棚录歌的时候,才能重拾起这份已成云烟往事的思绪吧。

“小伙子,你这词谱了曲没有?唱出来让我们听听鲜吧……”

那长及腰的大婶,急不可耐的对陈默嚷嚷道,至今未曾婚嫁的她感情之路多番波折,陈默写出了大半的《仙剑问情》歌词,引起了她强烈的精神共鸣。

“就是就是,哥们你这词写的,拿去哄小姑娘哭鼻子,再搂到怀里安慰简直太合适……咳咳,总之就是,这词不谱个好曲儿简直就是白瞎了!快唱着大家听听哥们,没准儿大家还能给你参谋参谋呢,是不是啊大家?”

“确实是非常不错的词,看词就仿佛让人见到爱别离,有一种夜来幽梦忽还乡、小轩窗正梳妆的悲戚画面感,帅哥你有两把刷子!冒昧问句,这写的其实是你亲身经历对吧……”

“说这些乱七八糟干嘛,赶紧让这小哥哼唱两句听听啊!我的耳朵已经**难耐!”

“对对,不唱两句不足以平民愤的!”

“小子,虽然你的声音很娘,一听就差本歌手不少,但只要你哼唱出这曲子,本歌手就大度的算你合格了……”

“勇敢的放声唱吧少年,爷们点,别害臊!”

而见有人出头,看热闹就不嫌事儿大的其他人,也七嘴八舌的劝说起了陈默,毕竟就像长及腰大婶所言,《仙剑问情》的歌词确实很不错很引人共鸣,他们也想听听究竟是什么样的曲子,来配合这些惹人心伤的歌词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不太习惯清唱,其实等我把这歌录好之后,我就会把它上传到宫商角徵羽音乐网,到时随便大家怎么听都没问题。”

陈默用这样句话委婉拒绝道,他早就过了被闲杂人等捧几句,就醺醺然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中二年纪。

这个答案,长及腰大婶以及围观众人当然都不依,他们再度七嘴八舌的叫嚷劝说了起来,对于这些玩音乐多年的家伙来说,抄起乐器客串伴奏什么的根本就不是问题,只要陈默能提供谱子就成!

唯有被抛弃在圈外的那个恶霸脸,在那儿小丑似的开心不已:“哈,好烂的借口!我就说这小白脸没谱儿吧!看看看看,果然没谱儿吧!”

没人搭理那恶霸脸,大部分玩音乐的其实都不难相处,像这么极品的还真是稀有品种。

这时,一个五音乐坊的员工,恰好进来按号叫人去录音,看到这一幕倒是给差点吓到,他还以为休息室里有人打架了。

待好不容易弄清楚事情原委,这个五音乐坊员工的好奇心也被勾引了起来,群众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不明真相的,可这些人都有音乐基础的顾客,不可能都分辨不出歌词最基础的好赖!

好奇心,驱使着这个五音乐坊员工,也挤到了陈默跟前去看歌词,然后……然后这个和陈默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,眼泪突然就流了出来。

不至于吧?!

这意外情况,把陈默都给惊呆了,他也认为《仙剑问情》的歌词很有感染力,可也不至于感染的如此之深啊。

其实,这却是事出有因。

这个名为武子雄的五音乐坊员工,年纪虽然不过二十出头而已,可人生经历却像韩剧一般坎坷,他的父母早已相继离世,他曾刻骨铭心爱过的一个女孩,三年前也出车祸永远的走了。

所以,当看到陈默写于纸上,于《仙剑问情》原版歌词略有不同的“为何要、孤独绕、我在世界另一边,对你的思念、怎能用只字片语写得尽、写得尽?”之句,就已让武子雄鼻头开始泛酸。

在向下,看到:“又想起、你的脸、朝朝暮暮、漫漫人生路,时时刻刻、看到你的眼眸里、柔情似水……”之句,武子雄哪里还能忍得住,本不该轻弹的男儿泪,瞬间就夺眶而出滚落了下来!

虽然同样不知道旋律,可武子雄已执拗无比的坚信,这必须是一感人至深的好歌!

“谢谢!谢谢你!”眼圈红通通的武子雄,突然紧紧抓住了陈默的手:“我答应过她的!我答应她,每个月去给她唱她肯定会喜欢的好歌听,请您务必将这好歌谱出来唱出来,她一定会喜欢听的!一定会!”

说完,武子雄竟掉头就跌跌撞撞跑出了休息室,倒是把陈默以及众人都搞了个莫名其妙。

不过片刻之后,脸上泪痕尚未干的武子雄,就又跌跌撞撞跑了回来,但这次却不再是只有他一个人,而是还拉来了位已头斑白的老者。

这位老者,像古人一般留着长挽着髻,所穿服装则是身交领右衽、白底黑缘的朱子深衣,再加上波澜不惊的平和表情,看起来就像是位从水墨隐士图中走出来的世外隐士。

“小伙子,我是这间乐坊的坊主邱鸣鹤,你可以叫我邱坊主或者邱老头,介意让我看看你写的歌词么?”

华满头的邱鸣鹤,言辞温和的简单介绍了下自己身份后,便以商量的口吻对陈默说道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陈默将那张稿纸递了过去。

双手接过稿纸,邱鸣鹤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后,面露出了满意之色的点了点头:“嗯,这词确实写的不错,有谱了么?”

“有的。”

陈默自是底气十足的答道。

“那还等什么?把谱子写出来,然后随我去录音室!”

作为坊主,邱鸣鹤自然有权在第一时间,做出这样的独断。

这要求,陈默自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,所以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,他终于站在了五音乐坊设备最先进的八号录音室之中。

没有伴奏带,但邱坊主帮忙找来了两个乐师,一个古筝一个小提琴,这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,陈默都花在了和古筝乐师与小提琴手的交流上。

这确实很仓促,但暂时陈默也只能这样将就着,他能够做大的最大诚意,仅仅是再麻烦邱坊主借用了间闲置着的对白录音室,在里面隔绝外界干扰指导了阵古筝乐师与小提琴手,然后进行两遍音、乐合练。

虽然完全可以以坊主的权利,用监听耳机光明正大听歌,但邱鸣鹤竟克制了这份诱惑,一直耐心等到陈默主动走出对白录音室。

到了这时候,回来一直在忙的文暖暖,才终于知道了陈默引起的骚动,不过在略微吃惊了那么一下后,她便露出了可爱的微笑,不过本想去给陈默加油的她,还没靠近对白录音室就又被叫走了……录音的工作可不太清闲。更何况文暖暖还是乐坊里的新人,自然就会被前辈们支使的团团转。

“唉唉,哥们快说说呗!那小子的歌,到底怎么样?”

邱坊主能克制,有的是人克制不住,不过这厮倒也聪明,没有去纠缠陈默而是抓住了随后走出的古筝乐师胳膊,一副你丫不说清楚就甭想过去的架势。

“……不可思议!”

抱着古筝的古筝乐师,被逼了没办法了之后,说出了这么四个字。

其实最开始的时候,这个古筝乐师瞧着陈默年纪小,心里头颇有点看不太起陈默,可陈默仅作了一件事,就轻而易举就折服了他。

陈默拿出谱子后,先指点着古筝乐师简单弹了遍,然后就不顾古筝乐师的反对,拧了古筝几根弦的松紧,又略微调整了下三个筝码的位置。

古筝乐师好悬没跟陈默打起来,可等他用被陈默调整后的古筝再弹奏时,才惊异无比现被陈默“胡乱”调整后的古筝,音色虽只被调整了一丁点,却变得无比契合曲子起来!

旁人或许听不出来那一丁点音色差别,可古筝乐师玩了三十多年古筝,哪里还会也听不出来?

行家啊!这小子绝对是个天才级别的大行家啊!

“岂止是不可思议,分明就是、就是……天籁!”

站出来表示不苟同意见的,是那个脸上还透着些许稚气的小提琴手,她是国立中央音乐学院大二女生,对这位还未有过爱情的姑娘来说,《仙剑问情》无论词曲都是上佳之作,再得到陈默的倾情演唱,就变成天籁。

更别提,刚才陈默随口的几句指导,还让这个小提琴手受益匪浅,所以至少此时此刻,这位小提琴手是百分之百的陈默脑残粉!

“切,什么天籁,别把天给吹破啰。”

有人赞自然就有人黑,跳出来黑的是那个恶霸脸,这位的耐心就跟无限似的,居然一直等到了现在。

“好了,都该干嘛去干嘛,至于是不是天籁,马上就能够知道了。”

宽袍博带的邱坊主,留下这样一句话后,便径直走入了第八录音室的监听室。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